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法院概况 | 新闻中心 | 法学思想 | 法官风采 | 法苑文化 | 裁判文书 | 普法天地 | 专题报道 | 法律法规 | 法院公告
当前位置: 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我既是审判员,又是宣传员”

发布时间:2016-10-09 09:45:03


 6月中旬过后,新疆骄阳似火,但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市二六工镇的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院里,却是绿树掩映,一片清凉。博物馆的创建人,是新疆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培训中心副主任、审判员华新辉。

  迎接建党94周年,各单位纷纷组织来到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重温入党誓词,唱红歌,参加红色运动会,参观红色记忆展览……

  每到此时,华新辉都会深情地说,“我既是审判员,又是宣传员。我要讲好红色藏品后面的革命故事,让中国共产党波澜壮阔的红色历史永放光芒”。

  他梦想在新疆办一个红色记忆博物馆

  从乌鲁木齐出发,到昌吉市二六工镇40公里。一下车,就看到博物馆大门上方的匾额,著名诗人贺敬之题写的“新疆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几个金色大字苍劲有力。

  迈入展馆,就被包围在一片“红色”之中,15000余件陈列展品,一下子将人们拉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革命战争年代。展厅里悬挂着上千幅领袖人物和革命英烈珍贵图片,以及体现中国共产党奋斗历程的红色宣传画。中间几排展览架上,分类整齐摆放着不同革命时期的红色文献。

  实物整齐排列,有红军穿戴过的草鞋、斗笠、蓑衣,使用过的火枪、大刀、长矛;八路军和新四军用过的毛瑟枪、手榴弹、发报机、望远镜;缴获的日本指挥刀、信号灯、钢盔;还有人民军队在南泥湾开荒用过的犁,毛主席与延安农民代表谈心的小炕桌,海南岛红色娘子军的军旗,淮海战役老百姓支前用过的独轮车……

  华新辉与聘请来的讲解员许明静,分头给前来参观的法官们讲解。

  “现在看到的这个展馆,原本是个仓库,我把它粉刷了一遍,就成了藏品们的新家。”搬这之前,华新辉把一部分藏品堆放在他住房的地下室。一次,小偷光顾了地下室,庆幸的是,小偷只偷走了放在地下室里的面粉和食油,没有对藏品产生兴趣。地下室阴暗潮湿,藏品安全成了华新辉最大的“心病”。

  2014年6月,华新辉的哥哥华兴光决定为弟弟的收藏事业分忧,他在自己承包的马鹿养殖场里,专门为弟弟腾出了一个690平方米的大仓库,终于让倾尽华新辉全部心血的藏品,有了一个像样的“家”。

  这里摆着华新辉去年到手的几件宝贝。分别是1936年版的英文原著《神灵之手》、1945年美国国家档案馆出版的《二战日本战败投降书》、几本《美国生活杂志》和一摞连环画小人书。

  翻开《二战日本战败投降书》和《美国生活杂志》,清楚地写着日本对南京大屠杀的报道。

  薄薄的小人书也被华新辉仔细的包上了塑料膜,为了保证不变形,他还在小人书后面加了一层硬纸板。

  2008年的时候,华新辉被派往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人民法院挂职学习。期间,他曾5次去革命圣地延安参观,奔走参观了20多个红色景点。参观完咸阳的一个红色记忆博物馆后,对红色藏品的爱好就一发不可收拾。“我从那时,梦想在新疆办一个红色记忆博物馆”。

  自从走上红色记忆收藏的道路,华新辉便将自己所有的空闲时间都交付在这项事业上。华新辉的妻子宋翠艳说,“别人旅游都是去看看风景,放松自我,他去的都是红色老区,跑来跑去,不是买藏品,就是去鉴定藏品”。

  2009年,华新辉将自己收藏的红色记忆图片、文献和实物藏品展览出来。当时,在他就职的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会议室里,墙上挂满了图片,放置了藏品,地方实在不够用了,就拉上乒乓球台子。第一次的展览十分轰动,慢慢大家都知道,“有个叫华新辉的法官,办起了红色收藏”。

  2010年9月,华新辉利用半个月的休假时间,自费重走红军路。期间,他参观了古田会址--- 龙岩革命纪念馆--- 兴国县--- 于都--- 瑞金--- 井冈山--- 南昌。这段期间,华新辉寻访、征集了许多民间收藏的红色记忆藏品。 

  2011年建党九十周年前夕,华新辉利用节假日在乌鲁木齐市博物馆、乌鲁木齐铁路局文化宫,以及哈密铁路文化宫、库尔勒铁路文化宫进行了巡回展览。

  “有时候这么多东西带来带去也很不方便,所以我将藏品做成了不同的专题。抗日战争专题、解放战争专题、‘七.一’专题、‘八.一’、国庆专题等。”华新辉说。

  每天工作结束后,华新辉都会用两三个小时,结合征集收来的藏品,用心学习党史和中国革命史。然后一遍又一遍地给每一批参观者讲解,随便哪个时期,他都能讲得头头是道。

  “没有大家支持,博物馆也办不起来”

  2010年10月,华新辉听一位退休干部说,乌鲁木齐市一位藏友家里有一尊高3米、重600公斤的毛主席大型石膏雕像,华新辉即刻请这位退休干部引领,前去登门拜访。当时,这位藏友对一位东北藏友的收藏价已经动心,准备出手。华新辉这些年收藏下来,已经没有积蓄,拿不出东北客户那么多钱,就央求这位藏友,给他一个星期的筹款时间。然后急忙与妻子宋翠艳商量,想把自己居住的楼房卖掉。

  “你把房子卖了,我们住哪?”妻子一听十分生气。

  但是,妻子最终还是没能拗过华新辉。房子卖了,雕像到手了,华新辉兴奋地将这尊价值16万元的毛主席雕像放在了博物馆最显眼的地方,尊为“镇馆之宝”。

  “这几年的节假日,还有工资差不多都投入进去了,虽然我妻子有时候有点意见,但还是挺支持我的。这两年,红色记忆藏品慢慢少了,价格也涨了起来,有时候我和妻子刚发了工资,就被我拿来买了藏品。”华新辉说。

  说起妻子和兄弟姐妹对自己红色记忆收藏的支持,华新辉还说特别感谢革命前辈以及藏友们:“没有大家支持,展览馆也办不起来”。

  在华新辉众多的藏品中,有一顶军帽是他最珍视的。“这顶军帽来之不易,他影响了我后来的收藏之路。”2008年在咸阳挂职学习的时候,华新辉和好友魏德军一起来到了延安“八一”公寓,他们慕名找一位叫刘天佑的老人。

  刘天佑当时已经92岁,她是一位老红军,少年从军,长征中两次过草地,担任过军事教员,也做过医护工作。

  2008年奥运圣火传递时,刘天佑是陕西省第一棒奥运火炬手,当时她头戴八角帽,出现在火炬传递现场。刘天佑手持火炬一出场,现场的群众都热烈鼓掌,传递结束后,刘天佑大声说:“我来传递奥运火炬,就是在传递长征精神。”一句话,将很多人带回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华新辉回意起当时的情景,“去看刘天佑时,我们带了3箱水果,老人说了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老人当时说,水果我不能收,你们把水果交给组织吧。后来不得已,就将水果送给了敬老院。

  当时,在刘天佑老人的枕头上,放着一顶八角帽。老人说,这就是她今年传递奥运火炬时戴的帽子。临走之前,华新辉提出了一个请求,想购买老人的这顶帽子,刘天佑坚决地说:“我不卖给你。”没想到,老人停顿了一下说:“我送给你。”

  老人知道华新辉想在新疆建一个红色记忆博物馆的想法后,嘱咐华新辉:“一定要把这顶帽子好好保存。”记者注意到,这顶军帽被华新辉放在一个密封的玻璃柜里。

  华新辉拿出刘天佑写给他的一幅字,老人年岁大了,字写得歪歪扭扭,但透出一种风骨。“长征精神万岁”,这个近百岁的老人,被革命精神照耀,同时这革命精神也哺育着下一代人。

  2012年4月,华新辉去北京出差时,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干部赵子祥引荐,专门拜访了我国著名科学家、“两弹一星”功勋邓稼先的夫人许鹿希老人。

  84岁高龄的许鹿希告诉华新辉,邓稼先对新疆有难以割舍的情结。1958年秋,领导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邓稼先义无反顾地同意了,他回家只对妻子许鹿希说“自己要调动工作”,不能再照顾家庭和孩子。

  许鹿希老人回忆起往事,“那段时间,邓稼先晚上睡觉总是辗转反侧,整夜难眠。“我心里已经隐隐地感觉到,他要干一件非同寻常的大事”。

  邓稼先远赴新疆,隐姓埋名,进行“两弹一星”的科学研究。1964年10月,南疆罗布泊上空升起了蘑菇红云,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3年之后,我国第一颗氢弹又放出耀眼的光芒。

  一次,航投试验出现了降落伞事故,原子弹坠地被摔裂。邓稼先深知危险,却一个人抢上前去,把摔破的原子弹碎片拿到手里,仔细检验。

  身为医学教授的许鹿希知道,邓稼先接触到了摔裂的原子弹片,在邓稼先回北京时强拉他去医院检查。结果发现,邓稼先的小便中带有放射性物质,肝脏破损,骨髓里也侵入了放射物。

  但是,邓稼先仍坚持回到新疆的核试验基地。1985年,邓稼先离开罗布泊基地回到北京,翌年7月29日,这位为中国核科学事业奉献毕生精力的“两弹元勋”病逝。

  老人被华新辉的红色记忆收藏精神所打动,赠送了邓稼先研发原子弹时的一张手稿,一个公文包,一条小棉被。

  华新辉边介绍,边从展柜中取出这条床小棉被。“这是许鹿希老人送给红色记忆博物馆的,新疆天气寒冷,邓稼先从北京赶赴新疆前,许鹿希亲手为邓稼先缝制了这条小棉被,晚上加班工作时,邓稼先就将小棉被裹在腿上御寒”。

  华新辉被邓稼先献身科学事业的精神所感动,眼睛湿润,流出了热泪。

  红色记忆收藏里,能找到法治进步的足迹

  作为法官的华新辉,注重将红色记忆收藏中的“法治实物”整理出来,这些反映红色法治史的藏品,记录着法治的进步。

  谈起这些,华新辉不无自豪地:“我是一名法官,节假日我在博物馆传播红色记忆精神。所以说,我既是审判员,又是宣传员。”

  在华新辉的红色记忆收藏中,有很多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党员证、缴枪证、身份证等各种证件。在这些证件当中,记者看到一本如身份证般大小、纸张发黄的小册子,封面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这本婚姻法小册子是我去江西省兴国县考察时收集的,别看这小册子又薄又小,这上面可记录着新中国成立后颁布的第一部法律——婚姻法。

  翻开这本小册子,看到的是中共泰和县委员会于1963年2月20日印发的国家1950年5月1日公布施行的婚姻法。该婚姻法全文共八章、二十七条,繁体字成文。内容有废除包办强迫、男尊女卑、漠视子女利益的封建主义婚姻制度,实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和子女合法利益的新民主主义婚姻制度;禁止重婚、纳妾、童养媳和干涉寡妇婚姻自由;禁止任何人借婚姻关系问题索取财物;男二十岁,女十八岁,才能结婚等。

  这本小册子是新中国成立后出台的第一部法律,也是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这部法律把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妇女从旧的婚姻制度下解放出来,建立起一个崭新的合乎新社会发展的婚姻制度。

  在藏品中,还有不少各个年代的结婚证、离婚证和家庭婚姻宣传手册。这些结婚证、离婚证都是新中国成立后施行婚姻法的产物。婚姻法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几度变迁,从1950年的反对封建包办、争取自主婚姻,到80年代提倡晚婚晚育、优生优育,明确了离婚自由;再到今天,补充了‘禁止家庭暴力’,首次对实施家庭暴力构成犯罪作出明确规定,更加注重婚姻家庭的平等、和睦、文明。  

  在小册子旁,摆放着一个有半张中国地图大小的“土地房产所有证”。这是陕西省洋县于1953年5月1日颁发给当地一家农户的。“土地房产所有证”上写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第三十条“土地改革完成后由人民政府发给土地所有证”的规定,确定该户全家人所有土地面积的数额,均作为私有产业,有耕种、居住、典卖、转让、赠予、出租等全部自由,任何人不得侵犯。该证件上还注明了土地和房产的座落、种类、地名、原田地单位数、亩数等。

  这张‘土地房产所有证’是新中国成立初,国家颁布土地改革法的真实写照。土地改革的制度和法律随着社会的发展也在不断变迁和完善。从1950年的废除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农民真正从经济上翻身作了主人,到1957年至1978年实行人民公社、生产大队、农村生产小队三级所有的土地改革,土地属于三级集体所有,社员集体在公有土地上统一生产和劳动。再到1978年实施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现土地所有权与使用权的分离。直到今天,完善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依法保障了农民对承包土地的占有、使用、收益等权利。这些制度和法律,反映出不同时期对农民利益的保护。

  红色记忆收藏里,能找到法治进步的足迹。

  “我有信心办好这个博物馆”

  2013年6月20日,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的批准文件正式下发。为了赶在7月1日党的生日这天正式开馆,手续批下来的第二天,华新辉就飞赴北京,请原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部长、著名诗人贺敬之题写馆名。可不巧,当时贺老刚刚动完眼疾手术,贺老告诉华新辉,现在不能写了,可能要晚几天才行。华新辉想,贺老年纪大了,手术后没有十天半月是动不了笔的,时间紧,他只好返回新疆耐心等待了。

  让华新辉没想到的是,6月25日,他就收到了贺老寄来的快件。他非常感动,为贺老对红色记忆收藏的鼎力支持而感动。

  红色记忆博物馆还得到许多革命前辈的呵护。曾于1955至1958年间担任毛主席贴身警卫的伯灵,家住乌鲁木齐。博物馆开馆后,他两次前来参观,并给博物馆赠送了珍藏多年的毛主席和警卫员的合影照片。伯灵老人激动地说:“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思想影响了我一生,没想到在这里能看到这么多的红色记忆藏品。这个博物馆办得好,我们一定要铭记革命历史,传承革命精神,同心同德,实现好中华民族的‘中国梦’。”

  为了能够收藏到更多的红色记忆藏品,华新辉先后拜访了毛主席的机要秘书高智、生活管理员吴连登、摄影师钱嗣杰,以及警卫战士王明富、孟进鸿、曾文、柏灵、马炳刚、田云毓,他们都为华新辉这个来自新疆的法官题字赠书。老红军毛光荣、庄生德、钟发镇,还有陈潭秋儿子陈楚三、林基路儿子林海洪、瞿秋白女儿瞿独伊、李大钊的孙女李小琳,也都为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题字。

  2014年8月1日,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举行了隆重的揭牌仪式,博物馆正式开馆迎客。大批机关干部、政法干警、工人、农民、学生和离退休人员,纷纷前来参观。

  在新疆高院去年举办的书画摄影作品展上,有一副名为《引领》的作品,获得了摄影作品的一等奖。所拍摄的,正是华新辉在一次法院开放日上,为小朋友们讲解红色历史时的场景。

  “很多家长带着小朋友来展馆,虽然课本上都能学得到,但是看到实物所给人的教育,和课本上的文字叙述完全是两码事。”华新辉说。

  华新辉朋友的儿子苟博翔今年刚上五年级。小家伙一直知道华新辉痴迷红色记忆收藏。有次参加亲戚的婚礼,看到亲戚家有个旧纺车。小家伙软磨硬泡地将这件宝贝给华新辉弄来了。后来,小家伙还送过印有“为人民服务”字样的茶缸给华新辉。“你看,这么小的娃娃都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这就说明我们后继有人啊,我更有信心把这项事业办好,办得更成功!”

  博物馆成为爱国教育和法官培训基地

  如今,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被确定为“新疆法官培训现场教学基地”、“新疆电视台革命传统教育基地”、“昌吉市党风廉政教育基地”之后,去年7月初又被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系统、昌吉回族自治州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等单位确定为“理想信念教育基地”。

  博物馆开馆以来,新疆高院将参观红色记忆展览,作为全区法官培训的必修课,基层院长班、基层庭长班、预备法官班、书记员班以及各类司法业务培训班,都要安排到博物馆来,接受革命传统教育。每批培训,华新辉都认真讲解,从不马虎。有时民语班来参观学习,华新辉就忙着找精通“双语”的法官临时担任翻译,让少数民族法官看得清楚、听得明白,受到深刻教育。

  谈到今后的打算,华新辉满怀激情:“高院党组确定将红色记忆博物馆作为新疆法官培训现场教学基地,我有信心办好这个博物馆!”

  1994年8月起,华新辉在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工作,曾任立案庭庭长,现为新疆高院法官培训中心副主任。他的梦想,是要在新疆办一个红色记忆博物馆,当一个法官收藏家。

  华新辉的这个梦想,始于2008年赴陕西挂职学习。半年时间里,他5次去中国革命圣地延安参观。在延安,他顺着老一辈革命家革命活动足迹参观、思考,深刻领会了中国革命胜利的艰难。革命前辈们表现出来的大无畏英难气慨,让华新辉生发出浓浓的敬仰之情;拜访老红军,革命豪情感染着他,他萌发了红色记忆收藏的强烈愿望。

  从此,华新辉花费了多年的时间和心血,自费跑遍了大江南北的革命圣地,寻访并征集红色记忆藏品。

  2009年7月,华新辉在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成功举办了首场红色记忆收藏展览,随后巡展,参观人数逾15万人。2013年6月29日,新疆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挂牌开馆,向中国共产党92周岁献礼,华新辉所倾心的红色记忆收藏展览,终于梦想成真。

  去年5月16日,新疆高院做出决定,将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作为法官培训现场教学基地,用来承担全区法院法官思想教育教学工作。通过参观红色记忆展览,促进全体法官发扬革命传统,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爱国爱疆,忠诚履职,为推进平安新疆、法治新疆建设贡献力量。

  新疆高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李涛说,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的历史,是一部沉重的教科书。浴血奋战的红色记忆,能够帮助我们重温中国革命历史,传承老一辈的革命精神,让更多的人通过参观红色记忆图片、文献和实物藏品铭记历史,深刻领悟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能够发展中国。高院党组确定将新辉红色记忆博物馆作为法官培训现场教学基地,就是要把革命传统教育、理想信念教育同法院文化建设有机结合起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努力建设信念坚定、执法为民、清正廉洁的法院队伍。

  新疆高院党组书记闫汾新指出,党领导的革命历史表明,一个国家和民族有了坚定正确的理想信念,就能披荆斩棘,攻坚克难。坚定的理想信念是实现“中国梦”的精神支柱,是政党治国理政的旗帜,是民族奋勇前行的向导,是国家凝聚力和感召力的源泉。只有对马克思主义有真诚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有必胜信念,才能始终保持昂扬向上、积极进取的精神状态。对于中华民族来说,前仆后继的事业依然继续,就不能忘记党领导下艰苦卓绝的革命历史,这是我们理想信念的源泉和强大动力。就人民法院而言,能否贯彻依法治国方略,能否公正廉洁文明高效司法,能否维护司法权威、司法形象和司法公信力,必须以理想信念做支撑,使全体法院干警始终沿着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全心全意为人民司法,让人民满意。


关闭窗口